126文学 > 武侠小说 > 冠绝山水 > 第十八章 初级水平

第十八章 初级水平(1 / 2)

过了一个星期,李草根出差到汕头达濠,回到潮州已经是深夜。他感到有些累,就在路边坐下,打起盹儿。一阵冷风吹过,带来些许凉意。

过了约一刻钟,突然空中响起凄厉的声音,犹如狼嗥鬼叫,令人毛骨悚然。

李草根当即被惊醒,仔细倾听,似有一个女鬼在哭泣,在这深夜听来,格外恐怖,格外吓人!

李草根立即站起,藏身于一棵大树后,偷偷望去,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,披头散发,在一块空地上做着非常古怪的姿式,不时发出阵阵凄凉的叫声,犹如鬼怪故事里的冤魂女鬼,半夜出来四处游荡一般。

李草根怔怔看着。

那女子做着一系列奇异的动作,跟着呼出一口气,空中有了白茫茫的烟雾。

倏地,李草根眼前一花,这个白衣女子骤然兀立跟前,披头散发,脸无丝毫血色,一双眼睛寒得犹如北冰洋冷血动物,身体周围闪烁着一阵阵浓绿色的磷光鬼火!那毫无人息眼睛惨惨盯着李草根,跟着,她鬼声鬼气地说道:“我死得好惨啊——我死得好惨啊——还我命来——还我命来——”

李草根静静地看着眼前女人,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。

那个白衣女人继续叫道:“我死得好惨啊——我死得好惨啊——还我命来——还我命来——”

李草根神色如常,眼睛一眨不眨。

那个女人收起鬼声,用正常语调说道:“你怎么没反应?不害怕吗?”

李草根道:“切!我又不相信有鬼,怎么可能有反应?”

那个女的突然格格地笑起来,道:“格格……你真可爱。”她整理一下头发以及除掉其他化妆,继续发笑。

李草根定睛一看,发现那女孩子肌白如玉,面如仙子,身子凹凸有致,玲珑精巧,曲线优美诱人,脱口赞道:“好漂亮!”

那女人笑道:“有反应了?”

李草根淡淡道:“好就说好,只是实话实说。”

那女孩子笑道:“刚才不好意思,我从小就贪玩,喜欢恶作剧。我叫张靓娜。”

李草根道:“我叫李草根。再见。”转身离开。

那女孩子道:“再见!”

李草根离开后,张靓娜独自站了一会,又开始做起古怪的动作,练起功来。

突听一个轻爽的笑声响起,道:“梨花贞女,看来你的武功又有进步啦。”

张靓娜立即收起姿势,快速转身,道:“什么人?”

一个年约三十岁的青年潇洒走出,满脸笑容,行了一礼,文质彬彬地道:“杨中堂见过贞女。”

梨花贞女张靓娜道:“杨中堂,你鬼鬼祟崇,有何企图?”

杨中堂露出很丑陋的笑容,道:“梨花贞女,本公子一直向往你的处女之身,今晚,想跟你好好快乐。”

张靓娜大怒,道:“好你个下流的色鬼!仗着家族富裕,有点武艺,到处玩弄天真少女,伤害了多少人!今晚,我要为她们讨个公道!”

杨中堂哈哈大笑,道:“你说得对!你应该为她们报仇!讨个公道!不如我们找个房间,然后,本人躺在床上,让你随心所欲折磨个够,这样才算公道。”

梨花贞女大怒,喝道:“看招!”

欺身上前,伸手打出一招“梨花带雨”。

“梨花带雨”本是用来形容杨贵妃哭泣时的姿态,这时候化为武功招式,娇美之态一丝不减,犹如歌女起舞,甚是好看。

杨中堂表面满不在乎,心中却不敢大意,反手便是一招“灾梨祸枣”,快速架住对方双手,然后就毛手毛脚往对方那丰满的部位摸去。

本来,架住之后,杨中堂该顺势袭击张靓娜腹部才是,他现在这样使,完全是为了占便宜,吃豆腐。

梨花贞女大怒,娇叱一声,打出绝学“梨花覆云手”。双手连续翻转,脚下踏着奇步。她一边手上出招,一边口中呼出白气。

此掌法特点是快慢相兼,刚柔相含,行如蛟龙出水,快若灵猫捕鼠。

杨中堂脸色一变,想不到对方武功已到了这种地步,神情凝重,集中精神聚满全力,打出自己的代表作“抓鹤掌”。

此杨中堂为人好色,仗着父母富裕,从小四处流荡,寻花问柳,不久前他偶遇年仅十六的梨花贞女,立即入迷,发誓定要把她搞到手。杨中堂对自己武功很有信心,悄悄跟随,乘着黑夜荒野,便想强行乱来。

二人各施武学,激斗良久。

逐渐地,梨花贞女取得上风,她一掌比一掌更快,一掌比一掌更狠。

杨中堂大骇,暗道:“原来对方武功如此高明,这次只怕要糟!”

就在这时,梨花贞女轻轻“嘤唔”一声,手脚变缓,脸色转白。

杨中堂大喜,眼睛闪闪发光,道:“梨花贞女,想必你是身上有伤吧,不如停下手,让我帮你按摩按摩。”

原来梨花贞女前几天练功之时,出了些意外,导致受伤,一番激战后,伤势加重,不由得心下大急。

杨中堂见有机可乘,哪里肯放过,当即聚集十成真力,猛攻狂压。

梨花贞女只觉丹田气息紊乱,每次提气都隐隐作痛,劲道渐渐转弱,她抵挡不住,敌人出一招,她就退一步。

再接十招,张靓娜已经处于明显劣势,知道无法再抗,突然虚劈一掌,转身逃跑。

杨中堂如何肯放过,立即欺身追前,喊道:“梨花贞女!别走啊!我们找个地方做床上运动吧!多做运动有益健康!”

到手的肥肉杨中堂是不会放手的,呼呼呼全力冲扑。

梨花贞女大惊,施展“八步赶蝉”的轻功,尽量快速地奔向树林,想乘黑夜中的昏暗树林逃过一劫。

杨中堂一边不断说些自认高明风趣的男女调戏话,一边紧紧追随,蓦地伸手一抓,把张靓娜背后的衣裳撕下一块,晶莹洁白的肌肤登时露了出来。

他淫笑一声,道:“够白,够嫩!”

右手疾伸,再次抓出。

突然有一个又急又猛的拳头擂到面前!拳头离鼻子只有三厘米!拳头已到!

拳未及鼻,拳风已经击面生痛!

杨中堂大骇,急忙暴退。

但是,拳头是一个接一个!个个不离鼻子三厘米!

出手的正是去而复返的李草根,他走出一段路后,觉得深夜里撂下一个女孩子在偏僻的地方不好,便转回来,想问问用不用送她回去。事有凑巧,见到杨中堂不断出言调戏,而且出手粗暴,立即挺身而出,打出“逐星赶风拳”。

李草根本来是专攻伯爵刀法的,后来转向掌拳方面,因为他觉得老是背着一把刀很麻烦,出门还要注意别落下,或被偷走,很不方便。掌拳类就不一样,什么都不用带着。他曾经对孙小强笑道:“带兵器有时会落在饭店忘了拿,若是练拳头掌法就没这种担心,总不至于把手臂落下吧。”

刚才,杨中堂以为胜券在握,一时得意忘形,再加上他看到性感诱人的猎物即将到手,兴奋不已,没料到突然有人杀出!导致措手不及,慌乱无章。

李草根一出手便是发挥最大速度,拳头犹如密雨暴风般紧紧贴着!招招离敌人面部厘米之遥!

纵是杨中堂退得快,也没有避过第六拳!

砰!

鼻血直流!

杨中堂伸手一抹,惊道:“我流鼻血了!”

李草根点头道:“我看到了!”

杨中堂怒火大喷,狠狠瞪了李草根一眼,道:“小子,你破坏我的好事,我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

李草根道:“你这样说就不对了。你做的是坏事,我阻止了,让你少些罪孽,而我是日行一善,这是双赢的啊!”

杨中堂哼了一声,正想转身离去,突然摇晃一下,重重摔倒在地。

李草根大感奇怪,行近低头一看,发现他脸色发黑,已经气绝身亡。

李草根暗道:“怎么死了,是不是体内有什么旧患,还是得了急病?看样子,又好像中毒。”想了一会,不知所以然。

后面传来沙沙声响,李草根回头一看,发现张靓娜软软倒在地上。

他走近说道:“你干嘛呢?受伤了吗?”

张靓娜旧伤发作,体内气息无序倒腾,昏昏沉沉,梦呓般叫道:“抱我,抱着我。”

李草根一怔,蹲下笑道:“说什么呢?”

张靓娜道:“抱着我,我好冷,好冷。”

李草根“噢”了一声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张靓娜开始哆嗦,道:“抱我,抱紧我,快,我,我好冷。”

李草根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他稍一沉吟,把外衣脱下罩在她身上,跟着快速奔回笔架山。

那地方离笔架山不远,全速奔驰,不到半刻钟便到达。

张靓娜见李草根走远,感到虚弱无力,闭眼睡着,当她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。张靓娜当即坐起来,发现体内气息已经平稳。刚好,一个少女走入。

张靓娜道:“请问,这里是?”

那少女道:“你醒了?这里是笔架山,韩逸学派的客房,我叫小丽,昨晚李草根跑来找我,说有个美女受伤,他是男孩子不方便抱扶,所以带我去。我们这里的医士们昨晚为你看了病,调整内息,你应该没事了吧?”

张靓娜站起来,活动一下筋骨,果然一切如常,她感激道:“非常感谢你们!”

小丽摇头道:“不用谢!救死扶伤是本派的宗旨之一。如果需要,你可以在客房多休息几天。”

张靓娜道:“不用了,我现在要回去。那个李草根在哪?我去跟他道个谢就走。”

小丽道:“不用客气了。何况,今早,他被派去普宁做事,明天才回。”

张靓娜有些失望,道:“好吧,那有机会再谢他。”随后,她告辞离开。

第二天,李草根回到笔架山宿舍,一进门就叫:“渴死了,渴死了!”拿起水壶,咕咕大喝。

孙小强道:“路上渴了,没买水喝吗?”

谢潇峰笑道:“他哪舍得?虽然收入逐日提高,但他还是省得要命!”

李草根笑道:“很多人,如果小时候过得贫苦,每天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省下一分一毫,养成节省的生活习惯的话,那么即使他将来变得富可敌国,也依然会节俭过日。”

吕贤铭笑道:“你这样子,在女孩子看来,那是小气,她们会鄙视你的,现在功利主义盛行,出手阔绰的才能获得女孩子好感。”

谢潇峰笑道:“别理这话,照自己的理念过日子就行,人家不喜欢,就换个理念接近的女孩子交往。”

这时,有人在外面敲门,一人道:“有人在吗?查伯爵来看你们了。”

李草根四人马上肃然站起,开门迎接。

来人正是理事内堂十三要人之一的查文典伯爵,同时也是杂务堂堂主。

他相貌平凡,身高一米六八,五十三岁。

陪同他的有两个助手:乐素贺,吴空星。

吴空星道:“查爵士来看你们了。”

李草根四人唯唯诺诺:“欢迎欢迎。”

他们从未跟帮中这么重要的人物接触,不由得大是紧张。

查文典脸带温和笑容,一个一个亲切握手。

查文典问道:“住得好不好?”

李草根四人回答:“好,好。”

查文典点点头,又问:“伙食方面呢?”

李草根四人道:“好,好。”

查文典问道:“工作有没有受到不公正对待?有没有要投诉的?”

李草根等人摇头。

查文典道:“别拘束,心中想什么就大胆说出来。掌门人委托我来看你们基层弟子,就是想了解真实情况。这些年本帮发展还算顺利,财政情况总体良好,这一切都归功于每一个门人的辛勤劳动、日夜努力。有好的果实,就该大伙一齐分享。所以,生活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,或者有好的建议,都欢迎大家提出来。在韩逸大总堂前,有一个掌门信箱,任何门人都可以投信,投诉也好,建议也行,掌门都是欢迎的!好的东西,将会获得奖赏!请积极参与!”

李草根四人唯唯诺诺。

查文典又说了一些官方语言,约过了一刻钟才离开。

一个星期后,人力堂对李草根说:“从今天开始,你去汕头的‘锦苹客栈’工作。”

锦苹客栈位于汕头礐石岛,是韩逸学派众多单位之一,它的规模很小,出于何种原因作出这样的安排李草根不清楚。一般来说,管理阶层会安排表现良好的弟子到规模较大的单位上班,这样可以受到更好的锻炼。

李草根到达之后,根据需要从事各种工作,洗碗工,切肉工,清洁工,服务员,厨工,收银等等。

客栈的掌柜和其他八个伙计很看不起年纪轻轻的李草根,觉得来到这里的门人属于废物级别,好的货色也不会被安排到这种冷衙门,好像流放似的。

掌柜范羽圈三十五岁,看到李草根来,心里嘀咕:“我们缺少的是厨师,让一个毛头小子来这干嘛?养育他?”由于看不起李草根,范掌柜轻易就对他破口大骂。李草根只是沉默。

那天夜晚,有几个外地来的客人聚会,之后比起酒。虽然已经过了关门时间,但他们还在疯狂,客栈人员只能陪着。

范掌柜朝李草根招招手,道:“那个谁啊,过来!”

李草根立即行近。

范掌柜道:“后面那几桶垃圾,你拿去扔在大石道的回收点吧!”

李草根道:“是,掌柜。”转身向后面行去。

范掌柜突然又叫道:“那个谁啊!”

李草根停下,转身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范掌柜道:“你回来后就先去睡吧,睡两个时辰,然后就起来切肉剁菜!”

李草根道:“是!”

李草根走后不久,那群客人中有一个叫道:“伙计!”

周姓伙计跑前,问道:“你好。”

那个人道:“再来一盘炒牛肉!”

周伙计道:“不好意思,客官,今天的牛肉全部用完了。”

那个客人豹头虎身,满脸胡须,身穿虎纹衣裳,一听此话,当即破口大骂:“他妈的!这是什么鬼客栈,没有肉?”

周伙计赔笑道:“不好意思,现在已经是深夜,牛肉用光了。不过还有猪肉,猪肉炒酸菜如何?”

虎纹客人怒道:“屁话!牛跟猪怎么能混为一谈?就像把大美女和丑陋男混在一起比较一样!”他怒拍桌子,站起来道:“没有东西吃,我们走吧!”大步走向外面。

其他四人先后站起,跟在他后面。

周伙计连忙赶上,说道:“客官,你还没结账呢?”

啪!

虎纹客人掴了周伙计一巴掌,喝道:“没东西吃,败坏了本大爷的兴!我不要你赔偿精神损失费就很好了,还结个屁的帐!”

周伙计出其不意受了一巴掌,当即沉下脸,道:“各位,这是韩逸学派开的,请别闹事!”

虎纹汉子道:“什么韩逸,逸韩的?快让开!”

周伙计不让,道:“请付账!”

虎纹汉子道:“找死!”

一拳挥了出去。

周伙计这次有了准备,向左侧开,叫道:“别动手!”

虎纹汉子道:“哼,原来还有几下子,怪不得胆子这么大!”

欺身上前,连续击拳!

范掌柜叫道:“别动手!别砸坏东西!”

周伙计见拳势凶猛,急忙闪躲,突然腹部一阵剧痛,中了一拳,抱着肚子蹲下去。

其他伙计马上跑过来,但那个虎纹汉子拳头很硬,一拳一个,一下子几个人都中拳掉地。

这些伙计只是练过武术基础功,对付小无赖还可以,对付有武功的,那是不行的。

范掌柜也没武艺,只是叫道:“别动手!有话好说!”

几个伙计先后爬起,虎纹汉子欺近他们,左捣右擂。伙计们抵挡不住,纷纷逃窜!

虎纹汉子哈哈大笑:“痛快,痛快!这就是韩逸武学吗?呸!浪得虚名!”

他一边追打,一边大笑,看着伙计们鸡飞狗跳的样子,又开心又得意。

他的几个兄弟也是大声喝彩:“关大哥的武功进步啦!”

这时,李草根从外面走入,一见到混乱情景,不由脱口叫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范掌柜道:“那个谁啊,这些客人不肯付账,还打人,快帮忙阻止他们。”

那个虎纹汉子这时刚好欺近,对李草根一拳打来!不知怎的,那汉子感觉这个少年特别讨厌,这一拳用上全力,只想把对方的脸砸烂!

拳头发出吓人的风声!

呼呼呼呼!

眼看就要击中李草根面部,倏地,拳头被紧紧抓住!

虎纹汉子心中一震:“想不到这个毛头小子力气这么大!”

他不服,于是,运劲在手。

但是,李草根紧紧握住他的拳头。

虎纹汉子使尽全身劲力,无法摇动分毫,拳头在李草根的手掌中好像生了根似的!

突然,李草根用力一甩,虎纹汉子整个人呼的一声直直摔了出去!

范掌柜和其他伙计脸现惊讶之色,他们本来是很看不起李草根的,一直以为他的功夫是菜鸟级别,甚至可能是菜鸟之中的菜鸟,超级无敌大菜鸟。

虎纹汉子的几个酒友一见此状,勃然大怒,个个抡起拳头朝这个少年人冲过来!

李草根迎面走前,倏地在甲酒友腹部打了一拳。

甲酒友所有动作骤然停止,他手抱肚子,缓缓蹲了下去,白沫从口中吐出,双眼翻白,徐徐倒地。

乙酒友双手掐来,转眼之间就掐住眼前少年脖子。

蓦地,李草根右掌快速在他肩膀一砍!

乙酒友双手力气顿消,整个人软软跪了下去,双手顺势下滑,身子萎缩在地。

丙酒友从后面冲到,右拳偷袭李草根后脑。

李草根肘部迅速往后一撞!

撞在敌人胸膛。

几乎同一时间,丁酒友转身想逃,李草根猛捷在他背部打了一拳。

丙酒友和丁酒友两个人重重掉落,手脚抽搐几下便伏地不动。

剩下三个狠下心跃近拼命。

李草根右拳连续疾速打了三记。

一,二,三。

这三下很快。

那几人的动作骤然停下,双目无神,抱着肚子,柔软无力地慢慢垂倒于地。

范掌柜悄悄走近,问李草根道:“那个谁啊,你没事吧?”

李草根摇摇头,道:“掌柜,我没事。”

虎纹汉子和他的兄弟勉力爬起来,摇摇晃晃离开了客栈。

范掌柜等见他们受伤,也不再为难他们,任由离去。

只听范掌柜叫道:“快收拾,搞成这样!”

李草根和其他伙计连忙把打翻的东西摆好。

一个平素自持老资格没把李草根放在眼里的许姓伙计斟了一杯热茶,送到李草根身边,笑嘻嘻地道:“李老弟啊,刚才多亏有你,来,喝杯茶!”

李草根受宠若惊,连忙双手接过,道:“多谢许大哥!”心想:“平时跟他打招呼,他连鼻子也不哼一声,现在这么客气,真是不敢当。”

其他伙计也过来套近乎。

一个伙计问道:“刚才你用肘部后击那一下好漂亮,好潇洒,叫什么名堂?”

李草根脸带微笑,重新打出那一招,肘部快速往后猛撞,道:“这叫做‘雄狮荡尾’!”

他左击一拳:“这招叫猛虎开路!”

右擂一拳,道:“这叫做飞豹冲天!”

疾速下劈一掌:“这叫做劲劈冰山!”

每一下打出都霍霍生风,震荡得四周嗡嗡作响!

伙计们大是佩服,激烈鼓掌!

有的正想多问几句,范掌柜叫道:“快洗澡睡觉!明早还要早早起来,有人办酒席!”

众人一听,不敢再多口,马上散开。

第二天早上,大家如常工作。掌柜走远的时候,大家便借机跟李草根聊。

突然,有个伙计慌慌张张大叫:“你们快出来啊!”

店里的人马上跑出去。

只见不远处正有一批人杀气腾腾地逼近,走在最前面的便是那个虎纹汉子。

天才一秒记住(126文学)地址:www.126wx.com

最新小说: 冠绝山水 史上最强阎王 摩登武林群侠传 仙缘错:惊世情劫 空间之旅 萌女追夫:神仙大人,要不要 役天帝尊 逆天修仙:第一女仙尊 飞刀是怎样炼成的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十界仙尊